世界健康日 支持護士和助產士支持母乳哺育

在新冠肺炎流行的此刻,我們的世界正面臨巨大的健康挑戰。護士、助產士以及其他健康照護人員在相應的最前線,他們堅守崗位及勇敢工作以拯救生命,我們向他們致敬。哺餵母乳能挽救生命且預防多種感染和疾病,護士和助產士為哺乳家庭提供了不可缺的支持。在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下,世界衛生組織WHO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建議,採用所有必要的預防措施時仍依據標準的嬰兒哺餵指南來哺餵母乳。

我們知道一旦有制定的保護,促進和支持哺乳的全面協調計劃,母乳哺育率會提升。在這三種方法中,對家庭的支持能有效地實現家庭的哺乳目標,而保護和促進則提供了可以提供支持的必要環境。從受孕到孩子的二歲生日,在頭1,000天的整個照護過程中都需要支持。

宏都拉斯,在醫院建立常規來支持母乳哺育

早在愛嬰醫院成立之前的1980年代,Maria參與了一項國家母乳哺育方案PROALMA,是提供給宏都拉斯所有公立醫院人員的培訓,從產前檢查開始,提供哺育母乳支持成為常規。有一所醫院允許有參與護理人員提供的自然生產課程的父親陪產。護士在產後一小時內記錄早期哺乳是日常活動之一。所有健康足月的寶寶與他們的母親同房,也總是睡在母親的身旁,護理人員僅需確定床欄有被拉起。寶寶在新生兒加護中心的母親,只要感覺可以下床活動時,即被鼓勵擠出母乳,並且被示範如何徒手擠乳或使用吸乳器集乳。醫院採取了一項讓母親持續住院直到她們可以確定寶寶含乳正確的政策,並由負責新生兒照護的護士執行評估。所有護理人員對於提供支持哺乳有一個成功的開始感到滿意。

護士和助產士提供廣泛重要的健康服務,不僅對象是母親和家庭,也在社區。他們在健康照護的各個層面有不可或缺的角色。助產士的照護包含介入產婦和新生兒的健康及家庭生育計畫,能避免80%的產婦死亡、死胎和新生兒死亡3。在整個懷孕,分娩期和產後的整個過程中,由助產士主導的持續護理增加對護理的滿意度提高與純母乳哺餵持續時間的增加之間存在正相關4。然而,許多地方並沒有足夠的護士和助產士來有效地提供這些服務。即使他們親臨現場仍然缺乏能力、培訓、器材和醫療設備,來提供維持健康生活所需要的基本健康服務5。

日本,連結助產士與哺乳互助支持團體

助產士Mihoko總是轉介媽媽到當地由母乳會管理的互助支持團體,她也是國際認證的泌乳顧問(IBCLC)。2020年日本有大約950位IBCLC,80%以上是助產士,其中許多已經獲得由母乳會所提供的溝通技巧培訓並提供個案為中心的哺乳支持,尊重父母的哺乳需求與目標,並且傾聽他們的擔心。感謝這些助產士,他們是社區支持哺乳的溫暖鏈的重要部分,連結家庭與當地的互助支持團體。

世界健康日,我們都是一個協助護士和助產士賦權母乳哺育的角色。我們感謝他們在一個優秀的跨領域健康照護團隊上的重要,而這反過來對一個家庭的哺乳決定及哺乳目標的達成上,形成一個強而有力的影響。護士和助產士在衛生機構與社區之間亦扮演一個協調哺乳支持的重要角色。

美國,建立自信以克服哺乳挑戰

Sandy在第三次生產時遇到兩位認證的護士助產士的經驗很美妙。她從先前的生產經驗和成為母乳會哺乳輔導的培訓中知道自己想要一個有支持、可靈活變動的生產經驗,尋找一個執業助產士和鄰近醫院作為支援則是關鍵。產前檢查充滿鼓勵和學習,當臨產日到時,助產士來到她家。他們鼓勵她四處走動、洗碗、洗衣服,與她一起做呼氣練習,當宮縮特別不舒服時提供她情緒支持。這個支持幫助她實現想要的生產。雖然寶寶Brandon有輕度到中度的舌繫帶過短,增添了哺乳的挑戰,助產士鼓勵她要對自我有信心來找到方法克服挑戰。Brandon喝母乳三年以上直至自然離乳。Sandy說「生產本身的經驗甚好,遠超過我的前三個生產經驗——很大部分是因為兩位護士助產士提供的支持與鼓勵。」

WABA支持哺乳的溫暖鏈運動將哺乳的雙方置於核心,並且遵循頭1000天2的時間表。經由各階層的協力,它致力連結不同的權益關係人,提供持續的照護。貫穿整個溫暖鏈的一致信息和適當的轉診系統,將確保家庭能夠從持續的哺乳支持和技巧協助中獲益。因此,跨領域健康照護團隊與助產士必須接受適當的培訓6。這樣的培訓提供團隊成員支持哺乳的技巧,增加工作角色的知識,提升他們在支持的溫暖鍊與他人有效聯繫的能力7
共同地,我們需要支持護士和助產士,並形成一條支持哺乳的溫暖鏈,更多信息在如何參與

References

1. McFadden, A., Gavine, A., Renfrew, M. J., Wade, A., Buchanan, P., Taylor, J. L., Veitch, E., Rennie, A. M., Crowther, S. A., Neiman, S., & MacGillivray, S. (2017). Support for healthy breastfeeding mothers with healthy term babies.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2). https://doi.org//10.1002/14651858.CD001141.pub5
2. 1000 Days. (n.d). 1,000 days. https://thousanddays.org/
3. WHO. (2020). 2020 International Year of the Nurse and Midwife Toolkit. https://www.who.int/docs/default-source/documents/yonm-2020/campaign-toolkit.pdf
4. Mortensen, B., Diep, L. M., Lukasse, M., Lieng, M., Dwekat, I., Elias, D., & Fosse, E. (2019). Women’s satisfaction with midwife-led continuity of care: an observational study in Palestine. BMJ Open, 9(11), e030324. https://doi.org/10.1136/bmjopen-2019-030324
5. Swerts, M., Westhof, E., Bogaerts, A., & Lemiengre, J. (2016). Supporting breast-feeding wome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midwife: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Midwifery, 37, 32-40. https://doi.org/10.1016/j.midw.2016.02.016
6. Edwards, M. E., Jepson, R. G., & McInnes, R. J. (2018). Breastfeeding initiation: An in-depth qualitative analysis of the perspectives of women and midwives using Social Cognitive Theory. Midwifery, 57, 8-17. https://doi.org/10.1016/j.midw.2017.10.013
7. Peven, K., Purssell, E., Taylor, C., Bick, D., & Lopez, V. K. (2020). Breastfeeding support in low and middle-income countries: Secondary analysis of national survey data. Midwifery, 82, 102601. https://doi.org/10.1016/j.midw.2019.102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