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LLL #4 – 在职场中吸奶

我有五个孩子,哺乳总共用了10.5 年(还在继续!)。我是 母乳会的哺乳辅导 ,也曾担任过分娩导乐。我还是一名芝加哥警官。我的两个最小的孩子是在我从接生工作转到警察工作后出生的。虽然这两个领域非常不同,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在人们非常亲密的时候为他们做见证。我为拥有这两个头衔而感到自豪。

随着我生下第一个“警察宝宝”后重返工作岗位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我在与芝加哥警察局(CPD)的上司申请时感到不知所措。不过,由于美国联邦法律要求雇主为哺乳期员工提供便利(美国伊利诺伊州的法律也提供了额外的保护),而且作为执法机构,我认为作为“内部” 维护法律是理所当然的,因此我对自己能够顺利地为宝宝吸奶充满了希望。

不幸的是,在工作场所吸奶是一场艰苦的战斗。我曾在小便池旁边的男女共用浴室/更衣室里吸奶。我曾在女同事的众目睽睽之下,在一堆“工作靴”不得不把污染过得母乳倒掉。由于工作中没有专门吸奶休息时间、或我涨奶的乳房,我患上了乳腺炎。我不得不孜孜不倦地为自己辩护,并拒绝上司提出的 “在(警车)后座”或其他不合适的地方吸奶的建议。我曾被好心帮忙的上司无意间弄得很尴尬,也曾被那些似乎认为拥有吸奶专用时间是某种工作福利的人故意弄得很尴尬。(这些人显然没有用吸奶器吸过多少时间!)。

这段经历也有积极的一面。我的丈夫无条件地支持我选择母乳喂养。他作为一名在部门工作了 2 5 年的老员工和主管,对正在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感到惊讶。可悲的是,我的经历并非独一无二,我也不是第一个遇到这些障碍的部门成员。我与其他一些正在或曾经吸奶的女警官建立了联系。我们一起分享成功和心碎的故事。对于我们来说,由于缺乏安全、卫生和私密的吸奶场所而不得不停止母乳喂养确实是一件令人心碎的事情.

现在,我正在为我的第二个“警察宝宝”哺乳(和吸奶)。战斗仍在继续,在途中取得了一些小胜利。在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的帮助下,我向伊利诺伊州人权部提交了两份投诉。从那时起,芝加哥警察局更新了有关部门提供于哺乳便利的政策。新政策更有效地支持哺乳期的部门成员了,但从我的角度来看,要获得政策赋予我的权利一直很困难.

通过这次经历,我反思自己在以前的职业生涯中是多么幸运,能够在一个支持哺乳期父母的环境中工作。我希望这能成为一种常态。我也深深地体会到,我是带着这样的背景和知识来工作的。我知道,如果我是首次当妈妈,没有十年的母乳喂养经验,我是绝对无法忍受这一切的令人难堪的事。但是,经过这么多年一直讨论我的乳房、你的乳房、我们大家所有的乳房——因为它们与喂养我们的孩子有关……真的不用说,我会继续向每一位军官、中士、中尉、上尉和指挥官恭敬地坚持,无论他们级别有多高 ,让我能够在一个卫生的地方为我的孩子吸奶.


艾琳-西蒙斯-克雷霍